南京市文广新局
网站首页

南京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市文物局、市版权局)!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众参与
姓名: 顾宁 E-mail: 1207391712@qq.com
标题: 关于重建遁园和兴建顾起元纪念馆的申请 服务类型:
内容: 尊敬的领导: 您好! 我们是居住在花露岗遁园的明朝大学问家顾起元的后裔。首先感谢您百忙中阅此信! 门西地区历史上著名的文人园林遁园, 在南京历史上延续了四百多年,1950年初还有留存。顾起元(1565年---1628年)明代大学问家、学者,江宁(今南京)人。字太初、邻初,号遯园居士。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第一甲第三名进士(探花),时年34岁。官至吏部左侍郎。三次上疏辞官获准后告老还乡,在南京杏花村城南凤凰台附近筑“遯园”隐居。朝廷曾七次下诏书想让他重新回京命他为相.顾起元都一一推拒。他的朋友曾因此为他的居所“遯園”题名为“七召亭”。崇祯元年(1628年)卒,葬于江宁云台山。墓地现为市级文保单位。顾起元是明末隐逸文化的代表人物,与竹林七贤一脉相承,也具有自身更多的时代特征。因为明代人习惯把在吏部等部里做官的高级官员称作“天官”,所以南京城南人包括门西人都尊称他为“顾天官”。 顾起元故居(遯园)位于花露岗39号,占地面积1.13万平方米,建筑面积2.32万平方米,1972年拆除。它是顾起元及其家族后人的生活之地,历经400余年不变,此种情形在南京并不多见。修宅筑园是江南文人的传统,遯园是明末典型的文人园林,与凤凰台、瓦官寺、胡家花园、杏花村、万竹园齐名。从顾起元的诗集《懒真草堂集》可以看出,它们同在一个地区,共同构筑了一道亮丽的城市景观。 顾起元故居的主体建筑为三进四院,是南京地区典型的穿堂式院落。门楼临街,牌楼式,门额上刻有竖排的“七征不起”四字,左右对联为“残碑一片 老屋数椽”。在门楼与隔墙间的南端,有一座影壁。由青砖砌成,顶部由小瓦盖顶。旁边有一块名为“天官石”的陨石。毁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 从载于石碑上的《遯园记》分析,顾起元故居(遯园)大致建造于万历四十年(1612)至天启四年(1624),费时12年之久。在金陵诸园中,遯园素有“名迹”的嘉誉。有石山,有水榭,“松竹阴翳”,梅花成行,楼堂馆阁,最有雅观。据说遯园占地60亩,折合 3.99万平方米。 “遯”通“遁”。“遁园”即为“隐遁之园”。用顾起元自己话说是“舍仕趣隐”。所谓“隐趣”,绝不是超然物外。他 “身居夷惠(按:指伯夷、柳下惠而言)之间,心在羲皇以上”,积极地关心着“地方利弊”,关心着对家乡南京的研究,诚然象《家谱》中说的,先生“远览深识,博采旁搜,灼知古今成败,人物臧否,以至诸司掌故,无不留心,口陈指画,历历可据,考订成宪者皆折衷于公焉。”原南京博物院副院长、博物馆届著名学者宋伯胤先生认为它的设计具有“幽僻之趣”(《遯园遗址考察记》)。 陈作霖所著《凤麓小志》记载:“顾太初少宰遁园。高处为小石山、为横秀阁、为郊旷楼。种梅者,为月鳞馆、为快雪堂,又有花径、高卧室、劈花舫,主之以懒真草堂,松竹阴翳,最饶胜致。”其中提到的建筑物,用今天的话可以称之为“景点”。而这些景点名,出自于顾起元的诗集《懒真草堂集》。 “快雪堂”,是顾起元作《遯园记》的地方。在顾起元诗集《懒真草堂集》中有首诗名为《快雪堂》,比较好地交代了它的大致位置以及周边环境。“花径”,犹如走向顾起元返璞归真内心世界的一条通道,就像文物专家宋伯胤先生《遯园遗址考察记》(1950年)文中所写:那条“开径苦不长,逶迤自成曲”的“花径”是否还能让我穿花过树放轻脚步走一程呢?在顾起元诗集中,还有一首题为《山房杂咏》的诗,写了园中所种植的十种花卉,每种一首。“懒真草堂”,既然顾起元以它作为自己诗集的名字,可见其在他心目中的位置。 另有文章记载,除上述“景点”之外,还有“七召亭”、“郊旷楼”、“劈纱舫”、“耕烟阁”、“五己堂”等,有待进一步查证。“七召亭”,有顾起元自撰的亭联:“林木翳然便有濠濮闲想,清风徐至自谓羲皇上人。”应当说“七召亭” 与门楼上的“七征不起”四字,相互呼应,是统领遯园人文内涵的标志。 在隐居遯园期间,除了《懒真草堂集》,顾起元还写下《蛰庵日录》、《客座赘语》、《金陵古今图考说略》、《客座赘语》、《遁园漫稿》、《中庸外传》、《雪堂随笔》、《顾氏小史》等大量著作。其中《客座赘语》一书最为著名,多有叙述南京掌故之说,如户口、赋役、方言、典章制度、名胜古迹、艺林掌故、乡邦文献、习俗风尚等,内容丰富,尤偏重明代史事,为研究南京历史地理、都城风貌的重要史料,也可补史乘之阙,是明代笔记的上乘之作,具有很高的文献价值,是对南京文化的巨大贡献(见附件5)。 无论其人品还是和治学精神,顾起元值得今天的人们学习。复建故居保存与展示有关顾起元的历史文物有一定意义,恢复遯园以展示中国传统文化组成部分的“隐逸文化”,展示明末学问家顾起元潜心专研学术的优美环境,可以有别于现有的“名人故居”,另领风骚。 2008年,国际著名古生物学家和地质学家、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顾知微的侄子顾晓明先生呼吁重建遁园(见附件1)。同年9月24日,顾晓明先生收到南京市文物局发来的《关于市委书记信箱来信交办单7023号的答复》(见附件2)后,非常高兴。为此,召集顾起元后裔于2009年6月大聚会,让大家分享这一喜讯。当时,秦淮风光开发公司副总经理董惠兰、秦淮区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金戈还专访顾晓明了解情况。 2010年,在南京市对门西建设规划中,顾晓明先生提供了有关顾起元故居及遁园的园林资料(见附件3)。为历史名城南京市门西的建设提供可靠依据。经专家多次讨论,出台了门西建设规划图,确定复建遁园。 2012年3月,南京市、江宁区广播电视文化局等部门经多次调查、考证,最终批准在江宁横溪的顾家山为“顾起元家族墓群”立碑(见附件4),明确此墓群为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2016年我们去顾家山上坟时,横溪大队负责人告知:将在3~5年內規划建设成为公园式的景区。在此鸣谢南京市、横溪区领导以及专家、学者! 时隔多年,如今老门东、愚园已是秦淮区、南京市的亮点,且游人如织。遗憾的是顾起元故居及遁园景区仍是废墟一片,让我们甚感焦虑。 2016年10月30日(周日),顾起元后裔再次聚会、商议。11月5日(星期六),我们拜见了南京历史城区保护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董惠兰和秦淮区文化局副局长金戈。他们在公司会议室听取了我们的诉求,并表示应该以适当的方式纪念这一南京历史文化名人。 为此,我们再次提请相关部门在建设门西景区时,重建遁园顾起元故居,或兴建顾起元纪念馆,让明代大学问家顾起元这张南京文化名片,成为南京秦淮风光带的又一个亮点! 让顾家的传统家规、家风“忠信孝悌、勤苦自立”永远流传下去。 此致 敬礼!盼批准! 申请人:顾起元后裔签名 2016-11-8 回复请联系:顾宁13951846498
回复时间: 2016-12-08 09:38:50
回复内容: 顾宁,您好,你的来信已收到,回复如下:
关于局长信箱申请重建遁园和兴建顾起元
纪念馆一事办理情况的答复

顾宁同志:
您寄来关于重建遁园和兴建顾起元纪念馆的申请及相关材料收悉。感谢您对我市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关心和支持。现将有关情况答复如下:
顾起元(1565-1628),字太初,自号遁园居士,谥号文庄。明应天府江宁(今江苏南京)人,任明代万历年间吏部左侍郎兼翰林院侍读学,明代大学问家,著有《客座赘语》十卷、《懒真草堂集》诗二十卷、《金陵古金石考目》一卷、《金陵古今图考说略》等,明崇祯元年(1628)病卒,享年六十四岁,葬于江宁区横溪街道红旗社区曾庄村顾家山。2012年,顾起元家族墓被市政府公布为第四批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一、重建遁园问题
我局不赞同重建遁园的建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二十二条“不可移动文物已经全部毁坏的,应当实施遗址保护,不得在原址重建。” 之规定,重建遁园没有法律依据。目前,遁园遗址范围内由于后续使用和改造,现状破坏比较严重,原貌无存,且对于遁园的历史原貌,没有明确图纸资料和准确的实物证据,重建的依据不充分。如果随意重建,势必会出现与历史原貌大相径庭的“三不像”工程,给后人留下误导和遗憾,严重背离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委员会和国家文物局关于文化遗产保护的相关规定。
二、兴建顾起元纪念馆的问题
根据《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新建改扩建纪念馆设施管理的通知》(中办发〔2014〕2号)精神,“已故著名人士的纪念馆和人物塑像等建设坚持从严从紧控制的原则,加强规范管理。对已经不存在的故居、旧址,不得重新建设。”经核实,花露岗39号原顾起元故居已经拆除,不是文物保护单位,也未列入不可移动文物,暂不具备建纪念馆的基本条件。
再次感谢您对有关顾起元研究工作的大力支持,也欢迎您继续为南京文化遗产保护事业提出宝贵意见。


南京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2016年12月2日